推荐资讯

李林很是苦逼的说道楚楚可怜的样子还略有卖萌

发布时间:2018-05-21 17:25 浏览:
“啊!”一声惨烈的叫声在这座破庙中回荡,只看女子满脸通红,但是却还夹杂这无数怨恨从破庙冲了出来,站在破庙的门口,摸了摸自己有些发烫的脸,竟然有些不知所措。
 
    “啊!啊!”破庙里面,惨叫声还在继续着,但是外面的女子却是根本顾不上理睬里面的惨叫声,最终不停的骂着“登徒子!登徒子,竟然……竟然……”一想到刚才的情形,女子更是满脸的羞愧,自己……自己怎么会给那个男人做这样的事情,自己真是傻死了!
 
    可能眼前这个女人是第一次表露出来了自己小女人的一面,在原地直跺脚,气恼的竟然不由自主的撅起嘴来,这个表情,要是让认识女子的人眼里看到,肯定是惊讶的下巴都掉下来。
 
    而里面的哀嚎过了一会就逐渐减弱,女子也冷静了下来,冷静了之后,当然是有恢复了那一副冷若冰霜的面孔,呼了一口气,回了破庙之中,男子看到女子去而复返,本来都想停下来哀嚎的女子,音调有高了起来,费劲的说道“诶呀……吗呀……诶呀吗呀……”
 
    女子冰冷的面孔,严重包含着愤怒,瞪了男子一眼,男子本就是伤的不轻之下,语言含糊不清,说话费力,被这女子狠狠的教训了一下,好像这嗓子还通畅来一些,还能说出来几个字了,看着女子那阴冷且有如同火山爆发一般的眼神,男子的话直接就给憋了回去,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
 
    女子看着男子的样子,心中有意义些悸动,这个男人……这个男人为何总是让自己跟往常不一样,甚至……甚至是慌了手脚……
 
    到底是什么原因,女子不知道,但是那男子竟然敢这么对自己,自己……这个可就算是初吻了,没想到竟然会在这样的状态下,这样的情形下,给了眼前这个男人,女子心中当然有气,一看到放在一边的烤山鸡,女子嘴角微微一挑,缓步走过去,将山鸡缓缓的拿了起来。
 
    “嘶……”估计的将山鸡举起,放在鼻子尖,狠狠的嗅了一下,随即便恶狠狠的咬了一口,好似就是在撕咬眼前这个男子一般,而对于躺在那里的男人来说,这可是极其痛苦的,自己昏迷了多少天,自己是不知道了,但是自己现在的肚子之中空空如也那是肯定了,刚刚醒来,又饿又渴,这刚刚喝了两口水,结果还被打了一顿,伤势貌似没事,但是这肚子里面的馋虫可是大举的提出抗议了。
 
    而那个女子了,咬了一口之后,竟然晃晃悠悠的走到了挺尸一般的男子的身前,在男子的仰面躺在的门板上的脑袋前晃了一晃,这可算是越渴越吃盐了,男子肚子里面的馋虫可是正抗议呢,结果一只美味的山鸡摆在了自己的面前,男子这哪里受得了,都不用自己的大脑反应,自己的身子就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当然是想要伸手去够自己眼前的山鸡,嘴巴还是一张一合的,以为可以伸长,够到那美味的鸡肉,美味当前,当然会激发人类的无限前呢过,但是对于已经绑的跟一个粽子一般的男子来说,这简直比登天还难,折腾了半天,终于不再动弹,接着哼哼…………
 
    “诶呀……吗呀……诶呀吗呀……”男子不停的改变自己哼哼的频率,来表达自己的抗议,女子当然是无动于衷,不过也不再用山鸡引诱这男子,将山鸡拿走了,女子冷漠的声音传来,道“你现在这个身体,吃不得这个,我给你找一找野菜,喝点清淡的汤水吧!”
 
    不知道女子是已经觉得在调戏眼前的男子已经是有些乏味,还是不再愿意看着一直死寂一般自己竟然还会表现出这个样子,当然是根本理睬男子的继续抗议,走了出去,男子又哼哼了几声,知道女子已经出了门,也就不再出声,闭上了嘴,但是心里和脑袋可是在飞速的思索着,眼睛里也是各种的光芒显露,想着自己为什么会到这里,这个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到底是谁救的自己,还有那些更加,更加复杂而又凶险的事情…………
 
    时间过得飞快,男子终于从一只挺尸的木乃伊进化成了一个可以说话和简单行动的木乃伊,也不知道是不是男子不能说话的时间太长男子憋得太久,男子一看自己可以说话了,废话就变得多了起来,而经过了男子也不知道多久的时间的接触,男子对眼前这个女子当然是有了更加不一样的理解,而二人的亲密度,当然也是迅速增加,都不说别的,李林这几天可是醒过来了,不得拉屎拉尿,这可都是眼前则个女人干的,都把就跟瘫痪一般的李林感动个够呛。
 
    “嗯!”不知道睡了多久,李林苏醒了过来,下意识的想要翻个身,“嘶……”牵动的了自己的伤口,李林立即呲牙咧嘴的,虽然已经不哼哼了,但是也有是给那女子听的嫌疑,动了几下,还是没翻过来身子,李林晃了晃脑袋,恰巧看到女子冷漠的脸庞在看着自己。
 
    “你不会就这么看着吧…………”李林很是苦逼的说道,楚楚可怜的样子,还略有卖萌。
 
    “哼!”女子了一声,掏了掏眼前的柴火堆,一旁放着一个瓦罐,里面飘出来了一阵阵中草药的味道,估计是一会要给男子熬药来着,听到了男子的声音,女子就紧忙望过去,这几天,虽然女子一直保持着一脸的冷漠的态度,但是心里却是对眼前的男子越来越牵挂了,他的每一个响动,都会牵动着女子的心,就算是夜里,女子有时候都会心来,虽然自己故意在距离男子躺着的门板很远的地方睡觉,但是也都谁在深夜之中,接着月光妄望向男子的方向。
 
    女子一脸的死寂,但是语气却是跟这脸上的表情不一样,看着男子一脸哀求又卖萌的表情,女子很是埋怨的说道“你自己不珍惜自己的身体,跟我说什么,要不是你自己身上有那一间金丝软甲保护着,你早就死了,竟然还敢随意乱动,你以为你会好的这么快!”
 
    “我想尿尿…………”男子默默的说了一句,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可是毫无不好意思的感觉,好似已经跟女子又那样的接触都习以为常了
相关阅读